烂柯人

遗君一心 一心怎收 杳渺音绝 余我孤奏

 

【武战道】【火金】曾经沧海

配对:火雷霆/金爪神

注释:一发完/角色拟人/原剧基础衍生/原剧火x转世金

从山谷回来那晚,火雷霆便做了一个梦,梦中金发的少年站在距他几米之外的地方,空旷的四野让少年避无可避。少年抬眸紧紧地盯在他的身上,只略略游移了片刻,便直直地锁进他的眼睛里,火雷霆也并不闪躲,二人一时间颇为坦诚的四目相视,那少年虽然矮上他一截,但绛紫色的眸子却尖锐得不掩锋芒,神情也像极了一只小兽——已经长出犬齿足以将猎物撕咬得粉碎的小兽。

火雷霆掌心微侧地伸出一只手去,少年紧紧盯着他的眼中倏尔闪过一道警惕的精光,他避开火雷霆的手掌,向一旁不着痕迹地躲闪了半步,却依旧没有半点打算就此而退的意思。火雷霆见状,将微微蜷起的指节又伸开了一些,以一种近乎温柔的语气低声说道:“我对你并没有敌意,如果可以的话,我更希望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少年愣怔了一下,眸光低垂复又扬起来,嘴唇浅浅地翕动着,像是在咀嚼火雷霆话中的含义一般,深灰色的长睫在烈日下泛起一层毛茸茸的光,“我们并不相识,”少年语气平淡,“所以,没有这个必要。”

“总会开始的,在这一点上,你们的确是如出一辙的相像。”听到对方毫不留情的回绝,火雷霆竟倒像是如释重负一般,自顾自地低声呵笑起来。少年额前的金发被袭过的夏风撩起,又揉成乱糟糟的一团重新贴敷在额头上,留意到对方藏匿于话中颇具深意的噱头,虽说他既不想同眼前这人交朋友,也无心摸索对方的生平过往里究竟藏了什么秘密,但既然已经提到了自己,便总是禁不住想要将眼前这模棱的事实弄得再明朗些。

“那个人是谁?”既然他想知道答案,那就这样直截了当地开口去问好了,他很聪明,但并非所有的聪明人都喜欢借着互打哑谜来卖弄自己。听到少年算作是意料之中的询叩,火雷霆却并未立即有所回应,而是微微扬起脖颈看了看天空的方向,感受到灼眼的阳光刺过来,火雷霆眯了眯眼睛,里面好看的蓝色便被掩去了大半,“是我的一位故人,你的模样和神情都像极了他,如果人真的能有来世,我想他与你必定也别无二致。”火雷霆将头转回来,眼睛里仿佛流动着光。

“他到底是谁?”即便一向待人凉薄,但多年积攒下来的人情世故也让他早就懂得逝者对现世之人的意义,少年犹疑着开了口,又突然噤住了声,只由着火雷霆继续说下去,“他曾是狂野之城赫赫有名的将军,你从那个地方来,应该也会对他有所耳闻。”

少年摇摇头,几乎没有意识到自己一开始的戒备正随着与面前青年人的交谈而逐渐松懈,“但我认的你。”捕捉到对方神情中一闪而过的、一种始料未及般的诧异,他继续说道,“你是时光之城的城主,数年前你班师回朝那天,我曾在城外远远地见过你一面。”少年游荡在北国戈壁的那段日子里,曾途经一片因天火坠地而几乎被焚尽草木所形成的荒野,蹲伏在余烬旁,他用捡拾来的残枝挑出其中仍哔剥作响的一星,复燃的火舌随即蔓延而上,顺着残枝的纹路贪婪地舔舐上他的指尖,少年飞快地丢开泛着焦黑的半截枯枝,瞧着它滚落在地上,一直到连火星都隐匿了踪影。

他犹记得就算那一晚蹿腾而起的火舌也远不及城外遥遥一见时对方赤红色的发更红得惊艳,那一日淬浴了烈日晴光的男人在人群的拥簇下徐徐进城,身上披着的那件绛红大氅在茫茫人海中显得醒目而危险,如同一团流火,更甚于能源高塔下翻滚流动的熔浆。火总是危险的,甚至直到前一刻他仍这么执拗地认为,也因此才更为困惑于对方相较之下近乎失真的温情。

倘若那一日在城外少年站得足够近,那么单凭他敏锐的察知就足以使他快速而清楚地将记忆中的纰漏纠正过来,但是眼前人确实是足够以假乱真了——前后数年间尚未正式接任城主一位的火雷霆在四处奔波时仍一直以将军自居,或许还要再用上十数年的时间历练和沉淀,就连最初那一分稚气也已经被聪慧世故掩饰地足够好时,这个温存而谦逊的青年男人才会真正成长为典雅沉静的一城之主。

但是现在、此时此刻对谁来说都还太早,早到前情方才草草落幕,故事里后续的脚本还未来得及修整妥当,新的章节就过于急切地想要登上台面来。晌午的太阳炙烤得人周身发烫,火雷霆别在衣襟上的族徽被晴光映出一种很是好看的光泽,好像族徽上金属色的火焰流纹正在最接近他心口的地方缓慢流淌一般。

少年依旧直直地盯着他,少了几分煞有介事的提防,看起来反倒有些愣怔,“人真的会有来世么?”他继续追问道。“我不知道,”火雷霆垂眸,半晌未曾言语,又开口喃喃道,不知是回应着少年还是只说给自己一人听,“但我相信他的承诺,这也是他临走前于我立下的约定。”他的语气虽轻缓但却坚定,即便是对待这缥缈荒谬的三生之约,他也仍带了些平时秉性中固有的执拗。

火雷霆微微抿起唇角,一双眼睛也弯出柔和的弧度,只是瞧过去,面前少年那一头明晃晃的金发被摄进蓝色的眸底。“我该回去了,”他的声音还是浅浅淡淡的,一如既往,教人听不出背后的意味来。火雷霆顿了顿,似乎是想到了刚才少年的话,嘴角的笑意便更深了一层,就连眼中也渐渐盈满了温情,“不过等到我们再见面,我便能将你认出来了。”

见到火雷霆欲转身离去,少年下意识地向前跟了一步,他真切地瞧见了对方别过头去那一瞬间从眼角滑落的一抹微光,但又停下来逡巡着,只是注视着对方的背影,一直到眼眶睁得酸涩,他抬手飞快地揉了揉眼睛,对方的背影便在顷刻间淡去了身形。

少年有些惊措地向四下张望着,再一眨眼的工夫,便醒了过来。他靠在一块坍圮的巨石旁,将路上拾取来的枝条抛进只泛着几个零丁火星的枯木堆上,火苗又重新燃了起来,少年把手掌探出去,双手松松垮垮地聚拢在火焰的上方,感受着暖意正从掌心缓缓向着被冻得僵硬的指尖流去。他像是想起来了什么,抬头望向远处——嶙峋怪石后一点星芒点缀其上的塔尖,月华如水在天际架起一道长虹白练,这里是整片大陆的极南以南,是时光之城,也是梦中人的故乡。

评论
热度(19)
 

© 烂柯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