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藏

问星辰买酒 敬生命跌宕

【武战道】【急火】未亡人

配对:急速锋x火雷霆

注释:短篇持续更新/原剧基础/角色一方死亡

引言

急速锋因一时意气之争,终而酿下大祸,在惨遭虎煞天重创之后,方才真正领会到师父先前的诸多良苦用心,但却早已是追悔莫及。在最后的紧要关头,急速锋自觉过错擢发难数,便再不肯遵从师父的心意苟且逃生,而是执意留下誓要与月神殿共存亡,最终同师父及族人一道血战而死。

急速锋垂死之际回想起先前种种来龙去脉,满腔的悲愤与懊悔使他在死后竟没能像其他族人一样,转化为战斗能量升腾消散回归天际,而是被桎梏在了月神殿这一片领地之中,自此寒来暑往三载有余,脑海中最后那段时光的回忆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枯燥的生活日复一日,不知穷尽的生命似乎也成了对他的诅咒和惩戒。

月神殿这座废弃的城池已经很久没有来过生人了,起初还偶有几个虎煞天手底下的小头目大咧咧地闯进来,转上一圈,再四下里贼头贼脑地刨刨,一旦搜刮到些还算有用的东西便立即带上逃掉,想必他们也不愿在这座死城里多待上些时日——传闻月神殿中有恶鬼寄身。想他急速锋每日连自怨自艾的时间都不够用,又哪里有闲心顾得上去理会他们。

最近一次的访客大概就是那对孪生兄弟了,急速锋的脑子虽然不如在世时那般灵光,但所幸这些叨扰清静的人,他掰手指都能数得过来。兄弟俩中养伤的弟弟每天就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阳光从破损的大殿顶上洒下来,正好能够把那里照得暖洋洋,急速锋哂笑着,不过坍塌了半边穹顶的大殿的确是比原来亮堂多了。他想着,又往角落里躲了躲,没有弄出一点声响。

他那个兄弟每日在后山练武,白天就留他一个人在这里歇息,他偶尔也起来走上一小段,漫无目的的,有时候也会走到急速锋这边来,急速锋就那么仰面朝天算不得美观地躺在那里。力乾坤逡巡一阵,又还是回到了一开始的地方坐下。他果然看不到自己,急速锋翻了个身,瘫得一派无所畏惧。

两人隔着一条坍圮的连廊一连对峙了好几日,力乾坤散步的时候,他就躺在那里无所事事地发呆,到了晚上兄弟俩靠在一起入睡的时候,他又醒着蜷起身子出神地瞧着他俩。他急速锋倒是没有窥癖别人睡容的嗜好,只是看那弟弟每天散步的时间和距离都越来越长,计算着他或许明天就可以走到大殿外面的长廊上去了,说不准再过上半个月,大概就会全好了。

听他们闲聊时提起两人的行程,在力乾坤伤愈之后他们还是打算继续南下的,那么到时候就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当然了,剩这个字是用得不太好,毕竟这城本就是他的,一个死人伴着一座荒城,哪怕是机巧如急速锋,一时半会也再想不出什么比这还要好的绝配了。

他这一日久违地从喧闹声中醒过来,当即下意识地探头巡了一眼,才发觉那个大块头的弟弟早就已经跑出到殿门外面去了,急速锋暗斥了一句没规矩的楞子,便翻过身去打算接着睡他的好觉,他难得有心思小憩一会儿,顾不得想那么多,只是奢求待会两边要是动起手来,别扰了他的清梦就是。

嘈杂的声音由远至近,侧耳听了听几人还算客气的交谈,想必这预料中的群架大概是打不成了,但是这架虽然打不成,却还有朋友可以做,看那几人一来二去聊得甚欢,急速锋自知他这觉自然也是不必睡了。

他靠在一截围墙上坐直,又想起半梦半醒之间隐约听到有人提了自己一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便开始琢磨起来,先前不知对方是敌是友,不过现在看来大概暂且可以划到友人那一档,可他急速锋偏偏又没什么旧友尚在人世,那平白提他,若不是寻仇,难不成还是特意来吊唁的。想到这里,急速锋突然自顾自地笑了起来,也是,在月神殿的地盘,有谁不知道他急速锋姓甚名谁,大概才是怪事一桩。

急速锋低声笑着,一直到笑累了才肯停下,不管怎么说他都很久没有听过有人再叫起自己的名字了,就连师父最后那几声也多半是气结不过叱责出口的,严格来说的话,并不能算是太美好的回忆。他只是想不到,在世半辈子被人叫了千万次,有人恭敬、有人恐惧、也有人嗤之以鼻,原是死后才有机会听得世上竟还有如此波澜不惊的一声。

急速锋一面继续想着心事,一面分心去听着那边的动静,听那几人后续闲谈间分明是为了什么要紧的事情而专程来月神殿寻他的,可最先出口那人言辞间却又偏偏是一副波澜不惊之态,急速锋不信,此人若不是个愣子,难道这世上还当真有无情的人不成。想到这里,他倒是突然有点兴趣想要见识一下。

火雷霆与洛洛几人初来乍到月神殿,却想不到这座传闻中富丽堂皇不输自家城池的宫殿已然先行一步遭到了浩劫,残垣间只剩下一片焦黑的疮痍,更别说哪里寻得找半个人影了。火雷霆心中沉闷片刻,正思量时,突然听见一阵响动,紧接着看见洛洛二人往殿门那边跑去,便抽刀出鞘,也跟了上去。

洛洛眼尖,一眼就认出个熟人,你来我往地攀谈几句,发现对方虽然不是他们要找的人,但关系倒还算融洽,力乾坤便也邀几人到大殿中找了块平坦的地方,打算坐下来好好聊聊——力乾坤常年跟大哥漂泊在外,又生的性情内向,此番难得遇见几个新朋友,才不由热忱了几分。

闲谈之中,虽说力乾坤提起这月神殿早已是座空无一人的废城,但火雷霆却总隐约感觉有人在暗中盯着自己不放,他不动声色,只偏头四下里打量了一阵,却突然想起进城之前在地面上曾看到的抓痕,印迹也还算新鲜,若是真有黑狮虎埋伏在暗处伺机扑杀,他到时不一定抵挡得住。

火雷霆垂眸思索起来,刚才一番察看,他发现除东面以外其余三面,都有碎石堆垒无法藏身,唯独东面剩下半堵还算完整的矮墙,黑狮虎身型瘦削,在那后面藏住两个应该不是问题。看对方暂时没有动作,不如主动过去看看,若真是自己多虑,也好放心才是。

火雷霆一面示意对面几人噤声,一面攥紧了才刚收回腰间的长刀,朝矮墙的方向缓步靠去。不明所以的洛洛有些害怕但又禁不住好奇,也跟在火雷霆身后探头探脑地看,他仗着个子小,便趴在矮墙上从裂开的砖缝里往后瞧,却什么也没看见,刚要跟火雷霆招呼一声,却看见对方顿时愣怔了一下,忙把自己重新护到了身后。

直到火雷霆从转角里探出半个身子,才真正看清楚刚才瞥见的那个人,对方正蜷在阴霾的角落里自顾自地叹着气,光线有些黯淡,但还是能看见他机甲上深深浅浅的划痕,外伤下漆面也被熏灼得斑驳不堪,看起来状态也很低迷,整个人像消极阴鸷得像是笼了层戾气似的。

这肯定不是黑狮虎,倒很有可能是月神殿的难民,火雷霆心想着,又瞧见了对方胸前的警徽,先前的戒备便逐渐松懈下来。看他胸口三道深可见骨的齿痕,能侥幸活下已是不易,等下要是他愿意,能将他带回时光之城避难疗养那便更好。

急速锋此时正大咧咧地倚靠在碎石堆上回着神,想起刚才偷偷打量时,竟有一种被那人察觉了的错觉,他笃定即便那人目光先前游离不定,但两人的视线也绝对在其间一瞬有了交集——也就是说,他好像能看到自己。

想到这里,急速锋不由被自己的结论惊了一下,惴惴之感顿生,但又紧接着把自己给驳倒,怕是人死得久了连脑子都不太好使了,刚才不过是巧合而已,自己无形无质,哪能让个随随便便的普通人就给看穿了。所以在听到沉闷而稳健的脚步声响由远而近之后,急速锋也没有做出什么反应,而是更加好整以暇地梗起脖子瞅着从墙后面探出半个身子来的人,不带半点掩饰的。

——短暂并且不是很对劲的寂静。

急速锋突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月神殿的前战斗天才先生微微偏过脑袋,试图用歪头来逃避对方的视线——逃避这种及其幼稚的行为当然是不可能成功的。随后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对方便先开口了,可惜认知正受到暴击的急速锋没能听清,大概也就是些关心问候的客套话吧,不过内容已经不重要了,光是听到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急速锋就已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就是他没错了;以及,这大概就是前辈们口中所谓的偷鸡不成蚀把米吧,急速锋心想。

评论
热度 ( 26 )

© 不藏 | Powered by LOFTER